5G时代运营商真正的挑战者,垂直行业专网?
 593
 创业故事
 小柚子
 2019-06-28 18:15

2018年11月初德国汽车大厂BMW、福斯汽车(Volkswagen)及戴姆勒(Daimler)皆展现出在自家工厂产线部署、运作5G私网(Private 5G Networks)的高度兴趣,主要是为了在2021年之前开始进行自动驾驶汽车的制造做准备。如工厂中的自动驾驶堆高机(Self-driving Forklifts)将是实现工厂智能化机器人的一环,且一旦自动驾驶汽车制造完成,即可启动自驾模式,自行从产在线移动至仓储端。

 BMW数字转型自己来,汽车业者期建5G私网

汽车业者期望未来能够不依赖德国运营商的5G基础网络设施,避免将数字转型的工作托付予运营商。主要因素在于,汽车业者希望自行确保、负责自身的数据信息安全与网络可靠性,避免工业间谍与黑客攻击等情事发生。BMW更已向德国联邦网络局(Bundesnetzagentur)提出自建5G私网的意愿,且Volkswagen及Daimler亦有相同的意向。

德国BNetzA表示,现阶段已有多家制造业者针对5G网络的部署进行了相关研商。根据现行德国法规,针对专属区域性频段并未有明确的授权规范、流程与定价条例,而全国性的5G频谱拍卖则将于2019年初举办。因此,诸如汽车制造业者或其他有意部署5G私网的厂商,仍须观望后续频谱释出状况。

根据爱立信(Ericsson)委托Arthur D. Little研究发布的报告指出,2026年垂直应用产业透过5G进行数字化的过程中,将为各种系统设备、运营商与其他ICT业者带来超过1.32兆美元的商机。因此,对Ericsson、诺基亚(Nokia)、华为等系统设备业者而言,5G世代所带来的商机已非过去3G/4G一般集中于面向大众的行动通讯服务,而是深入于各垂直产业的应用当中。

提供企业所需的5G网络系统设备无疑地将成为系统设备商未来一项非常可观的获利来源,如前述BMW等汽车大厂,或其他企业想要营运自己专属私有的网络,就不得不建立一完整的通讯基础设施。也因此,系统设备商针对垂直应用产业所需5G技术与关联应用也投入非常大的心力,期望在迈入5G商用化的阶段,能快速切入各产业的5G应用相关系统网络市场。

然而,垂直应用业者踏入通讯领域并非易事,首先频谱取得与否无疑是垂直产业业者能否自行营运私网的关键;再者,系统设备业者也并不是可以毫无顾忌地做垂直产业的企业私网生意。毕竟通讯产业供需关系错综复杂,系统设备业者最大的客户仍是电信运营商;对于运营商而言,并不乐见垂直应用产业自建私网。

建立私网挑战大,频谱取得首当其冲

在权衡利害关系下,系统设备业者必定是更广泛地链结电信运营商与垂直应用产业间的关系,透过强化5G垂直应用测试合作,一同寻求最佳的商用模式发展方向。

例如,2018年2月初Nokia与德国电信、德国汉堡港务局合作在汉堡港建立5G测试实验室,进行包括交通灯号管理、行动传感器数据处理、VR监控应用等验证;同年6月中,Ericsson联合瑞典Telia,协同矿业公司Boliden、ABB、VOLVO等,开发远距工具机采矿应用。而同年11月初,Nokia和中国联通合作,为德国BMW及中国大陆的华晨中国汽车控股公司合资的华晨宝马于辽宁沈阳市的工厂中,利用Nokia的vMEC解决方案,以及中国联通的LTE网络,架构LTE私网。主要用于支持工厂员工间的安全语音及数据通讯、机器对机器通讯、无线影像监控、生产线维运、室内导航与工业机器人运作。在在显示,系统设备商、运营商与垂直产业厂商间正处于面向藉由架构私网(无论LTE或专属频谱)以推动垂直应用服务与相关技术发展的阶段。

对运营商来说,行动通讯服务市场面临流量快速增加、频谱供应不足,营收持平或下滑的「剪刀效应」,更是期望在5G世代中随着各类垂直产业对5G数字化需求的提升从中获利,缓解运营商面临的压力。同样于Ericsson发布的报告显示,运营商在垂直产业5G数字化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将影响其收益的多寡,若同时扮演网络建构、服务推动及服务创造三角色,将有机会掌握47%比重约6,190亿美元潜在商机。

因此,德国运营商也积极与制造业、或相关垂直产业合作,为未来垂直应用领域的5G部署奠下根基。例如,德国电信正在与Osram合作打造未来工厂,由德国电信根据Osram需求而客制化,部署以LTE为先期技术,后续逐步进化升级为5G之行动通讯网络,确保网络吞吐量、低延迟高可靠、安全性、高效物联网管理等服务;并结合边缘运算与人工智能技术等,进行行动机器人、自动导引车在工厂区域内运输材料、物品的验证。换言之,德国运营商皆想切入垂直应用市场,并透过跨产业合作方式,开拓5G世代垂直应用市场商机。

面对如前述BMW等汽车大厂想自建私网的意图,及德国监管机关将开放业者专属区域频谱申请,加上德国主责「反对限制竞争法」的联邦卡特尔办公室(Federal Cartel Office),特别指出「通讯市场的集中导致德国经济在建立联网智慧工厂或自动驾驶汽车的竞争中落后于竞争对手」,因此鼓励第四家运营商进场竞争、甚至敦促现有运营商在非歧视的基础,向MVNO开放其网络基础设施等议题,都让德国三大运营商如坐针毡,并表达反对意见。

运营商皆认为,若政府不将5G频谱竞标底价调降,随之而来的5G拍卖竞标战将使其没有足够财力投资5G网络;且若向MVNO开放其网络基础设施,会使运营商处于劣势,因为MVNO不必在网络基础设施上投入大量资源。

而针对垂直应用产业对私网的需求,尤其是网络可靠性、资安、隐私、黑客等问题,三大运营商中的德国电信已承认掌握产业对5G网络实际需求的进度缓慢,以致于垂直产业公司无法信赖运营商能提供业者所需的5G私网;因此,德国电信将于2019年特别召开针对工业网络需求的重要会议,以确实掌握业界所需,积极与垂直产业业者建立正向关系。

企业建置5G私网可行与否,除了受垂直应用产业相关业者、系统设备业者与运营商各方的立场与利害关系影响外,最重要的还是是否拥有频谱资源以支持网络的部署运作。而针对私网释出专用频谱与否也成为各国政府关注、思考的议题之一。

内容来源:亿欧网,侵删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
小柚子 
写点什么把
点赞
0
发表
95
人工智能小镇
 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1732号 | 技术支持:浙江菜根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人工智能小镇APP下载

IPhone/Android